日本必需要孤注一掷了。经过马里亚那群岛海战的惨败,日本的权势圈已经缩小到菲律宾和琉球群岛等地了。而这时候英美盟军要进攻的正是莱特湾,通过莱特湾做跳板,直捣日本本土。一些日本"> 日本必需要孤注一掷了。经过马里亚那群岛海战的惨败,日本的权势圈已经缩小到菲律宾和琉球群岛等地了。而这时候英美盟军要进攻的正是莱特湾,通过莱特湾做跳板,直捣日本本土。一些日本" />
<track id="CEpIYKb"></track>
  • <track id="CEpIYKb"></track>

        <track id="CEpIYKb"></track>

        1. 莱特湾海战:日本舰队的穷途末路几乎全军覆灭

          ">

            日本必需要孤注一掷了。  经过马里亚那群岛海战的惨败,日本的权势圈已经缩小到菲律宾和琉球群岛等地了。而这时候英美盟军要进攻的正是莱特湾,通过莱特湾做跳板,直捣日本本土。  一些日本人深知帝国时日无多,敌人不断撤退的日子永远地过去了,现在正是敌人发难的时候。

            日本必需破釜沉舟,决一逝世战。为了不至于使东南亚的战斗资源区丧失,通往海外的路线被切断,为了不至于坐以待毙,日军谋划了"捷号"作战计划,分"捷1号""捷2号""捷3号""捷4号"四个作战打算,分辨捍卫菲律宾、中国台湾地域、琉球群岛、日本本土,残存的日本海军倾巢而出,誓逝世保卫。  而菲律宾的莱特湾,作为英美盟军必攻、日军必守的要点,就显得至关主要。

            一、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时刻

            相较于日本的被动,以美国为首的盟军的筹备非常充分,甚至可以快速地转变作战打算。  因为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悬殊∶以美国为首的盟军拥有17艘航空母舰、18艘护卫航空母舰、12艘战列舰、24艘巡洋舰、141艘驱赶舰,其他舰只、鱼雷艇、潜艇和约1500架飞机;而日本却只有四艘航空母舰、九艘战列舰、19艘巡洋舰、34艘驱赶舰、约200架飞机。

            美军明白日军已经式微,所以把本来制定的先攻雅浦岛、逐步向菲律宾南部棉兰老推动然后挥军北上的打算撤销,提前两个月进攻。  1944年10月20日,美军登陆菲律宾中部的莱特岛。日军大大惊恐,他们知道美国迟早要攻打莱特岛,但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  这天破晓时分,700多艘美舰开进莱特湾。日军起初只进行了微弱抵御,美国这支太平洋战斗中范围最大的舰队或许已扼守军吓破了胆。  10月21日,成千上万的美军已经登上莱特岛,伤亡非常轻微。这时候,日本的舰队在哪里?  很显然,日本的反应实在有点迟钝。小泽至三郎以航空母舰"瑞鹤"号为旗舰,麾下的残破航空母舰、一些巡洋舰和驱赶舰,仍在濑户内海。舰队的主力,栗田健男中将的第一攻击舰队,由七艘战列舰、12艘巡洋舰和19艘驱赶舰组成,则驻在新加坡邻近的林加群岛。日本舰队必需集中起来,才干形成一股有效的力气。于是,志摩清英中将率领三艘巡洋舰和四艘驱赶舰由日本动身,经台湾海峡驶往苏里高海峡,中途只在澎湖群岛稍歇。而新加坡邻近的日本第一攻击舰队向北行驶,朝着莱特岛,并且在婆罗洲文莱湾加油后分两路推动∶中路舰队由栗田中将带领,以重巡洋舰"爱宕"号为旗舰,共有五艘战列舰、十艘重巡洋舰、两艘轻巡洋舰和15艘驱赶舰,将夜渡圣伯纳底奴海峡;南路舰队由西村祥治中将带领,有两艘战列舰、一艘重巡洋舰和四艘驱赶舰,将在苏里高海峡与志摩清英中将汇合。  而这几支舰队将于10月25日破晓同时向停泊在莱特湾的宏大美国舰队动员攻击,把那些轻装甲船只打个落花流水。  不过,全部举动的要害系于小泽麾下驻濑户内海基地的几艘残破航空母舰。一度称雄海上的日本航空母舰队这时就只剩下一艘重航空母舰和三艘轻航空母舰,以及约116架舰载机。这些舰只将南下吕宋岛,把负责保护登陆莱特岛举动的强盛美国第三舰队引开。一架战机也没有的战列航空母舰"伊势"号和"日向"号、三艘巡洋舰、八艘驱赶舰也将参加诱敌。小泽要把哈尔西的第三舰队诱到北面,分开莱特岛,让栗田和西村通行无阻,直闯莱特湾。

            由此,可以看出日薄西山的日军已经到了破釜沉舟的时候,而日军也必需这样做。  首先吹响成功号角的是美军的潜艇。  10月22日黎明,美国潜艇"射水鱼"号和"雅罗鱼"号在巴拉望航道巡逻,遇上栗田中将的舰队。"射水鱼"号于900米的距离外向栗田的旗舰"爱宕"号发射五枚鱼雷,都命中了,并且重创巡洋舰"高雄"号。"雅罗鱼"号则放了四枚鱼雷击中日巡洋舰"摩耶"号。"爱宕"号20分钟后沉没,栗田把司令旗移到驱赶舰"岸波"号,稍后又移到战列舰"大和"号上。"摩耶"号产生爆炸,敏捷地沉没了。而半沉的"高雄"号着火焚烧,在两艘驱赶舰护送下驶回文莱湾,栗田愤恨填膺,持续朝圣伯纳底奴海峡驶去。

            这场遭受战停止后,海面上又恢复了安静。但是,暗藏在安静之中的,却是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二、海上的首战告捷

            东升的太阳很快把凌晨的烟霞驱散。  10月24日,早上6时,美国海军第三舰队的侦查机从航空母舰上动身,8时12分发明栗田中将的第一攻击舰队,"新泽西"号航空母舰上的编队指挥官作战把持中心一片紧张,通过无线电把这个新闻转达给尼米兹、金凯德和所有特遣分队的指挥官。在东面480千米前往乌利西群岛休歇途中的麦坎贝尔中校也被召回。而第三舰队则奉命在圣伯纳底奴海峡外聚集,筹备给敌人点色彩看看。  9时05分,美军在南面远处发明日军钳形攻势的南臂。西村中将的战列舰"扶桑"号和"山城"号、重巡洋舰"最上"号以及四艘驱赶舰正向苏里高海峡驶去。"勇往"号的侦查机冒着密集高射炮火进击日舰。"扶桑"号的弹射器中弹,水上飞机被毁,舰上火光熊熊。驱赶舰"时雨"号上一个炮架倒塌。不过西村的舰队持续东驶,航速丝毫没有减低。

            因为美军并没侦查北面和东北面,所以小泽至三郎那支南下吕宋诱敌的航空母舰队一直未被发明。  小泽至三郎的攻击开端了。他指挥下的舰载机和驻菲律宾的日机,从各自的地区动身,向美国第七和第三舰队动员自美军登陆以来最凶恶的攻击。在吕宋以北的航空母舰"兰利"号、"普林斯顿"号、"艾塞克斯"号、"列克星敦"号首当其冲。七架由麦坎贝尔带领的A-25型俯冲轰炸机从"艾塞克斯"号腾飞,截击60架日机,其中一半是战役机。双方鏖战95分钟,美军击落至少25架日机,己方则丝毫无损。"普林斯顿"号击落34架来袭的日机;"列克星敦"号和"兰利"号的飞翔员也忙着应战,成功来得那么让人欢欣鼓舞。

            美军的成功并不是全面的,9时38分左右,第三舰队的舰只陆续在圣伯纳底奴海峡聚集的时候,一架日机避过了雷达的侦查,从云层中俯冲而下,把一枚250千克的炸弹不偏不倚地投在"普林斯顿"号的飞翔甲板上,炸弹直穿到机库甲板,燃着6架鱼雷轰炸机内的汽油,火势激烈。但是接二连三的爆炸让数百名舰员落入海中。几个小时后,觉得救济无望的美国海军向这艘航空母舰发射两枚鱼雷,把它炸沉。  但是"普林斯顿"号的受损转变不了美军的供应打算,美军舰载机群已经迅猛出击,朝栗田的中路舰队飞去。大概10时25分,美机向日本第一攻击舰队动员攻击。很快,"武藏"号很早就中了一枚鱼雷,燃油从决裂的舰侧漏出,在碧海中留下道道油污。但"武藏"号十分牢固,并没有慢下来。重巡洋舰"妙高"号受创后,速度骤减,落在舰队后面,费力地独自回港。美军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遇,正午时分,美机又来攻击,日舰上高射炮齐发猛轰,击中几架美机,但"武藏"号也多吃了几枚炸弹和鱼雷,航速渐减,离大队越来越远。  接下来是"大和"号受创的时刻,它的第一台炮塔前面中了两弹,燃烧起来,在大火终于被扑灭后再度中弹。较旧的战列舰"长门"号也受重创,而"武藏"号在美机动员的当日最后一次也是最激烈的攻击的时候,受到致命的打击,再吃了十枚鱼雷,看样子再也无法存活了。  大为震惊的栗田非常恐慌∶本来的五艘战列舰、12艘巡洋舰和15艘驱赶舰,现在只剩下四艘受伤的战列舰、八艘巡洋舰和11艘驱赶舰,而空中声援的飞机为什么一直没有到来?下午3时30分的时候,他向西驶去,美军也没有再追击。在逃跑的途中,栗田中路舰队的头号战舰"武藏"号,终于在西布烟岛邻近停止了垂逝世挣扎,慢慢没入安静的海水里,到了日暮时分,这艘世界最大的战列舰终于倾覆。  哈尔西带领第三舰队全速北驶。

            三、苏里高海峡的日军

          惨败与小泽至三郎的诱敌胜利夜越来越深,苏里高海峡黝黑一片。  金凯德坚信,日军必定会在当晚设法杀进来。他和属下的作战指挥奥尔登多夫少将已安排好一切,筹备打一场黑夜海战。他们摆好阵势迎敌∶在海峡南端有鱼雷巡逻艇扼守南面的入口,中段则有三个驱赶舰中队,在海峡通至莱特湾的入口,又另有六艘陈腐的战列舰和八艘巡洋舰。

            果然,日本南路舰队的两个分队分辨闯入了这个罗网,西村中将带领"扶桑"号和"山云"号两艘战列舰、巡洋舰"最上"号和四艘驱赶舰首先开到。志摩清英中将则带领自日本动身的三艘巡洋舰和四艘驱赶舰在后,相隔约30千米。  晚上10时36分,美军鱼雷巡逻艇的雷达发明敌踪。39艘鱼雷艇在这个雷电交加的晚上直趋西村的舰队,一批接一批出击,不过相继在日舰的炮火声中中弹受创。但是美军的驱赶舰很快就施展了效率,沿海峡的两边夹攻敌舰,不出半个小时即已重创西村的舰队。笨重的旗舰"山城"号中弹;驱赶舰"山云"号沉没;另两艘驱赶舰也失去战役力。  10月25日清晨4点的时候,"山城"号的弹药库被一枚鱼雷击中,最后终于倾覆下沉。其他的战列舰、巡洋舰等舰艇在西村的率领下,以纵队驶向海峡口,这正中美军下怀,因为美舰就在他们的前方等候,并且呈一字形横排——这是最佳的歼敌队形。  于是,战役进入高潮。  美军的驱赶舰做出最繁重的最后一击,巡洋舰也投入战役。黑夜里只见赤焰在空中乱窜,炮弹如雨,命中"扶桑"号及"最上"号,海面在炮弹声和爆炸声中变成一片火的世界,黎明前,"扶桑"号断为两截,没入水中,"最上"号也是这样的命运,只有驱赶舰"时雨"号狼狈而逃。  而志摩清英中将率领的舰队随后到来,驶进一片混战的海域,他把西村的残余舰只误以为是美舰,匆忙发射鱼雷,接着他的旗舰"那智"号竟然撞击在黝黑的海上激烈焚烧的"最上"号,最后急忙调头逃窜。  10月25日这天,美军已把114000多名士兵送上莱特岛,而哈尔西的侦查机也终于发明了日军诱敌的航空母舰的行踪。  美军动员了空中的攻击。小泽至三郎的100多架舰载机去攻击哈尔西的北面特遣分队,但一直没有飞回来,所以在美机的攻击下,这些原来就已经伤痕累累的航母和轻型航母显得那么不堪一击。很快,四艘航空母舰全体击沉了,三艘巡洋舰丧失了一艘,九艘驱赶舰丧失了两艘,小泽至三郎总算捡了条命,带着残余的舰只抱头鼠窜。  但是,他的义务也完成了——哈尔西已经中了调虎离山计,圣伯纳底奴海峡没有舰只扼守,栗田这头巨鹰便扑下来抓小鸡。  四、日军错失战机的萨马岛海战  10月25日清晨,栗田的舰队进入圣贝纳迪诺海峡,清晨3时沿萨马岛的海岸向南进发。当他于黎明时分发明美国第七舰队的时候,哈尔西已经率领着第三舰队去攻击小泽至三郎的航母舰队去了。很显然,现在正是进行攻击的时候。  金凯德的舰队实力并不强,虽然他有三支舰队来拦阻日舰,每支舰队由六艘护卫航空母舰和七八艘驱赶舰组成,每艘护卫航空母舰带约30架飞机,一共有500多架。要害的是,护卫航空母舰比拟慢,装甲薄,对付战列舰是很吃亏的。  威利斯·李的战列舰已经不在圣贝纳迪诺海峡了,因为这支舰队被哈尔西调走去对付小泽至三郎去了。但是,金凯德并不知道这个情形,所以,当日本舰队在萨马岛呈现时,他大吃一惊。  而日军对敌人的情形懂得得也不多。哈尔西的舰队已经被诱敌战术调走远离莱特湾,栗田对此并不知情,他过错地将那些护卫航空母舰当作了美国的航空母舰舰队,他还认为全部美国第三舰队在他的457毫米炮口前呢,所以心理上显明有些恐惧。

            美国护卫航空母舰发明敌人后,立刻向东后撤,盼望坏气象可以影响日本炮的准确度,同时立即发报恳求支撑,他们已经过于惶恐,甚至用明码发报。  美军驱赶舰打算以疏散日本战列舰的注意力来取得时光。这些驱赶舰的做法显得如此猖狂——自杀般地对日舰发鱼雷,吸引日舰火力。而日舰为了回避鱼雷,不得不打散自己的队形。"大和"号航空母舰被两枚平行的鱼雷强迫背向而行,忙乱而无法转身,怕被它们击中,这样丧失了足足十分钟的时光。  在这场令日军紧张而不知所措的鱼雷战中,三艘美国驱赶舰和一艘护卫舰被击沉,其他受伤,但是驱赶舰的就义,为航空母舰上飞机的腾飞博得了时光。这些飞机没有时光转装穿甲炸弹,所以弹药量很小。  在飞机腾飞的同时,美军的航空母舰持续南逃,而日军战列舰的炮弹不断在它们周围爆炸,激起几丈高的水柱和水花。在炮弹声中,一艘航空母舰被击沉,还有一些受损。  栗田的舰队被美军驱赶舰打乱了阵形,又没有来得及重新整编队形便动员进攻,各战队散乱地在辽阔的海面上向美军攻击。栗田损失了对战事的战术指挥,三艘重巡洋舰被集中的海上和空中的袭击沉没,栗田见状不妙,终于下令北转,并且快速收拾队形。  而美军的护卫航空母舰虽然躲过了栗田舰队的第一轮袭击,烟幕、暴风雨和鱼雷攻势都救不了那些笨重舰体,栗田已派遣巡洋舰出海兜截,由南面追到西南面。最后,美护卫航空母舰被"神风特攻队"自杀飞机击沉一艘,另两艘遭到重创。  但是,就在栗田一步一步博得自动权并且越来越顺风顺水的时候,他却突然命令舰队转变航向,向北退却。因为,他究竟不懂得这里美军舰队的真正实力,心中没底,他甚至深深地感到美军声援舰队正向他包抄过来,他以为参战的时光越长,遭到美国强盛空袭的可能性就越高。不过栗田猜得也不错,往返航行300海里的第三舰队终于回来了,于26日日出后,派出舰载机对他的舰队的落伍舰只进行了袭击。但是,非常显明地,栗田退却得太早了,把小泽至三郎以自杀式诱敌发明的良好机遇给打了一个非常大的折扣。栗田最强盛的中央舰队的五艘战列舰,"武藏"号已经沉没,而"长门"号、"金刚"号和"榛名"号也在此次美军的频繁空袭中遭遇重创,等他回到日本时,只有"大和"号还有作战才能。  在莱特湾战斗中,美军失去了航空母舰三艘、驱赶舰三艘、护卫舰一艘、飞机100余架,伤亡3000人。而日军却有航空母舰四艘、战列舰三艘、巡洋舰九艘、驱赶舰八艘、潜艇七艘、飞机500架遭到丧失,伤亡约一万人,又是一次惨败。

            就这样,历史上至今最后一次大范围海战停止了,日本海军除了在捍卫本土方面还能起点次要作用外,再也没有什么大作为了。由于"神风特攻队"在战斗末期起了必定的作用,日军开端大批应用这种自杀性的作战方式。但这也同时阐明,日本,已经走到穷途末路了,太平洋上的成功,再也与它无缘。